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我想相关论文范文 和有些事,我想我必须在毕业前完成相关在职研究生论文范文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我想范文 类别:毕业论文 2022-08-11

《有些事,我想我必须在毕业前完成》

该文是我想相关研究生毕业论文范文与毕业前和有些事和完成类在职研究生论文范文。

大学四年匆匆而过, 谈到毕业,很多大学生感叹年华虚度.其实他们不缺梦想,缺的是实实在在的想法和完成它的执行力.正是有感于此,暨南大学的学生陈裕明和他的团队发起了一个“Before You Graduate 毕业之前”的公益校园活动,发动身边大学生认真思考大学目标并以富有“仪式感”的方式将目标在校园内公示,让年轻人去思考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去看看别人在干什么或在后悔什么.这个活动目前已经抵达50 多所大学,影响数十万大学生.陈裕明基于此创立的自媒体平台也拿到了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一些事送给毕业前的自己

在毕业之前,陈裕明一直想做一些好玩的事情,能够对得起大学生活,然后就可以放心去念研究生,或者说去工作了.

当时新媒体很火,他和几个同学也开通了微信公众号“WhatYou Need”.但发什么内容,作为主编的陈裕明心里没谱.

一天,作为学生会干部的舍友拿到了学校给的一笔活动经费,请陈裕明出点子,这个活动必须跟健康和跑步有关,还要出彩.

正好陈裕明在回宿舍的路上听到了同学无心的一句:“最近华南农业大学,出现了很多拿荧光棒跑的‘疯子’喔!”于是他借花献佛,把荧光夜跑的点子送给了舍友.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把大家聚集到操场跑步,每人派发一支荧光棒.现场有一个巨大的布景版,有很多荧光棒装饰,很漂亮.总共成本是多少呢?六十块钱的荧光棒,一半装饰,一半派出去.除此以外,海报、文案都是班上的同学帮忙做的,不收钱.

这样的一次带有“玩票”性质的活动,却出乎意料地红了.很多人来排队,领了荧光棒跑步.陈裕明把会弹吉他的舍友忽悠过来,弹起了《夜空中最亮的星》,一群人在夜空下边弹边唱,嗨到晚上十一点半还不走.

这次荧光夜跑非常成功,也让陈裕明团队的微信公号发出的第一篇文章就收获了4000 的阅读量.随后,他们又通过一篇《暨南大学番禺新校区:你是第一代拓荒牛吗?》的实地调查文,第一次获得了1 万的阅读量.

初尝“被人围观”的快感之后,陈裕明又策划了一个活动——100 杯咖啡,和你赌未来.陈裕明和他的几个小伙伴自费3000 元买一百杯星巴克在暨南大学本部校园免费送出去.

当他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团队的人觉得他疯了.陈裕明说,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残酷竞争,我们已经感受了太多.这个社会,已经连一杯免费的咖啡,都不太敢接受了.

因此,陈裕明将活动有意设置成这样:每一个领到这杯星巴克的人,都会收到一张卡纸,你可以请下一个人喝一杯咖啡,然后把卡纸传递给他.这样将温暖传递下去,为这个功利、冷酷的社会,努力增加那么一点点温暖.

活动最后大获成功,他们的微信推送总共获得了 8 万以上的阅读量.

一面墙属于青春梦想的校园

在一次假日旅行中,同行的一个朋友问陈裕明:“你有没有大学毕业以前必须要做的事?”陈裕明一时语塞.

这个心结在他心中久久萦绕,直到大三的一天,他听到国外的一面墙的故事.这面墙的名字叫Before I Die(在我离世之前),参与者要在上面写上自己在死之前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这个故事将他灵感的火花一下子点亮了.

于是两块长10 米、宽3 米的心愿墙终于在暨南大学主校区图书馆两侧展出,第一块墙上,留着简洁、醒目的大字“BeforeYou Graduate 有些事,我想我必须毕业前完成”,这面墙是为绝大多数在校生设计的.另一块墙上写着“有些事,可能再也无法完成了”,这是特地为即将毕业的学生设计的.

一周时间内,学生可以在活动现场领取印有唯一编号的牛皮纸便利贴,并选择其中一个主题进行书写.最终,墙上的贴纸数目达到了2400 张.果然,两面墙上的内容十分相似.许多蓄势待发的目标,都有可能在几年后沦为遗憾一桩.

现场活动开始的前三天,陈裕明及其团队所运营的微信公众******“What You Need”就已经着手开始征集订阅用户的故事.“我怎么就毕业了呢”“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几百名用户纷纷回应.

“如果能重新来过,我也许不当学霸,学渣可能羡慕我,可是我又何尝不羡慕他们活在当下的潇洒呢.”留言人浩光是一名大四保研的学生,他得到了努力学习应有的成就,却也羡慕很多同学的勇气和魄力.

“我想我已经完成了:自愿退学.我选择退学去抓紧时间做自己喜欢且能做的事情.两年以后的我是名设计师,拿着不错的薪水在北京跟相爱的人一起奋斗着.”白蔓在浩光的留言下回复道.

去看看别人在干什么或在后悔什么,引起反思才是活动真正想要起到的效果.陈裕明决心把活动办下去,同时,其他大学的学生在听闻之后也主动邀请他们来学校策划.

截至2017 年10 月,“BeforeYou Graduate 毕业之前”已经抵达全国50 多所大学.而陈裕明将这个活动的最终场次数设定在100 次,希望影响100 所高校的学子.

陈晓鹏是广东第二师范学院2017 届音乐系毕业生,也是校内一支以阿卡贝拉(纯人声无伴奏演唱)为特色的乐团团长和指挥.两年前,“毕业之前”活动来到他的学校,写下“开一场演唱会”的时候,他的头脑其实一片空白.事后心虚了,因为当时乐团只有两三首表演曲目,怎么够支撑起一场演唱会?

正是因为这一次写在纸上的豪言,后来乐团走上高速运转的道路:每天排练时间超长,逢比赛就参加来积累经验……不过,专注的乐团生活终究被不同的毕业志向冲散了,乐队训练也逐渐因为几个人进入了实习期被搁浅.

实习结束后返校,成员们不约而同想做一件事——在学校筹办阿卡贝拉社团.如果不能走上职业化的道路,那就想办法把阿卡贝拉在学校留下.仅一个多月内,社团招募了100 多人.

社团筹建中,开演唱会的倡议被重提.2017 年4 月,演唱会在学校礼堂内如愿举行,可容纳1000 多人的现场座无虚席.乐团成员们穿着不同颜色的西服,从校外借来最赞的音响.站在台上的瞬间,陈晓鹏像是回到了逼仄的小琴房,大一刚组乐队时,7个男生的清唱声破喉而出的样子.

演唱会后,陈晓鹏翻出了两年前在“毕业之前”的活动现场悄悄拍下的那张牛皮纸,坦然发在了朋友圈.

陈裕明也在牛皮纸上写下过自己的心愿,那就是毕业后继续把公众号运营下去.2016 年7 月毕业的时候,他的愿望也实现了,因为难以割舍微信公众号的近50万粉丝,陈裕明创立了一家新媒体内容运营公司,取名“广州阳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校园里的小团队,毕业之后正式进阶为创业公司了.

一项奖只为“学渣”而存在

大二时,陈裕明带着创业项目去申报奖学金,老师翻看材料后,表示其他学生绩点更高、奖状更多,获奖胜算更大.那时他就下定决心,“总有一天,我要设一个奖学金,让学渣也能拿到.”他希望奖学金考量的标准是是否在追求自己喜欢做的事,并取得一些成绩.

2017 年6 月初,陈裕明设立了“学渣奖学金”,专门奖励那些虽然绩点( 学习成绩的一种计算方法) 低,但一直坚持做一件有意义之事的大学生.申请“学渣奖学金”的规则很简单:绩点不高于 3.5(5 分制) ;正在坚持一件有意义的事;在校大学生,包括大专.

陈裕明说:“这个奖学金设立的初衷是我们希望获奖者以此为开始,坚持自己的兴趣爱好,不被在校成绩、家人期待等条条框框所限定,并以此向身边的人宣告:虽然试卷上成绩不佳,我们也会在其他事情上做得好.”

第一期评选活动共收到了3388 份申请.团队选出了3 名获奖者,用公司收入支付给每人8000 元.不管是坚持3 年延时摄影和星空摄影,还是每天在陌生人面前演讲的口吃患者,是专为大胸妹子设计内衣,抑或是穿着自制的钢铁侠盔甲在路上走……这些“学渣”其实就是一群专注自己的爱好,而在某种程度上不够专注校内功课的人.

“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太多的奖项,专门设立给‘成绩优异’的学霸了.那些同样认真做事与创造的人,也应该被奖励,而且是通过一个备受尊重的方式.”一些学霸也留言表示支持这个活动.

除了“ 学渣” 与“ 学霸”,还有一群“夹心层”学生——“绩点低还无所事事的人哭了”.这个活动让一些人开始去思考在大学里应该做什么:“我决定开始找一件我喜欢的事情坚持做下去.虽然我拿不到这8000 元,但它启发了我,也许它们的价值不只8000 元呢.”

我想论文参考资料:

创想号杂志订阅

艺术创想杂志

我想投稿

括而言之,本文是适合毕业前和有些事和完成论文写作的大学硕士及关于我想本科毕业论文,相关我想开题报告范文和学术职称论文参考文献。

和你相关的